2019-12-25

窗外的风景
       台外一方草坪,几棵绿树,错落交织,或聚或散,营造了一地风景。
       总在晨光初显时候立在阳台晨练,伸伸腿、扭扭腰。
      夏天的早晨,湿润的空气里总有那淡淡的清香,那香来自于台外几株小树---黄角楠,又名(缅桂)。
       绿叶掩映中,那些闭合的白色的花蕾和数朵展开的残瓣,在露水的养分中汲取了天地日月的精华,释放出那一缕缕非烟非雾却似魂似灵的清香,细细的、絮絮的、甜甜的、酽酽的,沁人臓脾,让你心旌摇弋,情思飞扬。
      提笔著文怕冷了花仙,张口吟诗怕惊了花神,只好傻傻的、呆呆的盯着、望着、发楞,让自己浸泡在花香里。
       总喜欢雷雨时节站在阳台,隔窗张望那挟风裹雷奔突而来的乌云。霎时天昏暗下来,云翻卷腾挪,几道闪电撕破天穹,引爆惊雷,于是滚滚而来大珠小珠,噼噼啪啪地推攮着树枝、击打树叶。只见叶片上腾起朵朵雨雾,溅出点点水花,惹得树间欢乐一团,喧哗一片。可怜那些枝晃过不停,叶颤动不止。千万张叶片积攒的雨滴,层层叠叠跌落下来,大颗小颗,眨眼间折了花草、湿了芭蕉。
       不一会,石板上流出一道道小溪,先是浑浑的水赶着残枝败叶,洗刷着肮脏的石阶,随后浮尘掠去,水清了净了,园中小路利落了许多,石阶亭阁也爽朗许多。
      雨后天晴,燕子又飞了出来追逐嘻戏,鸟儿又跳上枝丫打闹啼唱,园里生灵经过洗涮,又升华出新的模样。
       总在初秋的午后坐在阳台,沏一杯普洱,让心流浪。阳台外全是百姓日常生活的风景,有酸有甜有幸福也有无奈。
       一楼,白色玻璃后常常见一张方桌几把木椅,旁有一柜柜上还有老式的水瓶,茶盘,玻璃茶杯。躺椅上一老丈摇着蒲扇纳凉,旁有老妇陪坐,絮絮地聊着嗑着,平静安祥。
       五楼,数盆惠兰叶片外溢,郁郁葱葱,绿得生机、绿得滴露。墙角一株三角梅如荼似火,开得疯狂、开得妖冶。
       三楼,一挂蓝色的莎帘,文静典雅。时有一高挑的女孩,白衣红裙,一头黑色的披发波飞浪伏。捧着书本在纱帘后边静读,诵读,青春的话音清秀明快,凭空给院子添了几分生气。
       庭院中,一块空地,周末、假日、或清晨、或傍晚常会有,六七个年青背着吉他、带来小提琴,一阵音乐响起,随即甜美的歌声就会溢满蓝天、流连庭院、洒满草坪。
       这时候的邻里,人们都会聚集目光,尖着耳朵,望着草丛上跳跃的欢笑,欣赏着花季的美音,回味着自个儿青春时候的欢快,方寸之地顿时充满活力。
       偶尔也会三两大妈推着孙女,带着宝贝凑在一起唠唠家常,交流瓜果蔬菜、柴米油盐的新鲜与价格,讲讲东家车房、西家的婚嫁,说说着老家乡的变化。
      其余的四楼、萧条,六楼、紧闭,二楼偶尔有人光顾,也是昙花一现,紧接着静默跟着还是静默。
       日子牵着光阴就这么一天天走过,随即把季节的色彩涂满小区,把城市的日记写进历史。
       总在寂寞时分依着阳台。
       月上柳梢,清辉仔细地划过一页页土地,把光影小心地弹进弯弯的小河里,在一卷卷涟漪上用它那巧妙的银刀雕出丝丝晶莹的细花。
       大榕树下的那块石板,清晰地写下花季的呢喃、青春的缠绵、两情的依恋,如果时光倒转,能不能换种更加深沉不可更改的画面?
       静静的夜,静静的月亮。遐想,城市那一头那个阳台,那扇窗,她在窗下吗?
       总看见她那娴美的浅笑,在字里行间穿行,孜孜不倦地采掘历史,寻求先知的智慧。总看见她轻柔的身影,在校园中穿梭在舞台、跑道、操场、练功房。
       也许,她也在阳台,眺望星星,沉思,任闺情沿着银河岸边的沙路漫步,把祈祷折成小船放进环宇漂流。寄托心底的梦想。
       穿透夜幕目光,我望着阳台外的风景,青春路上总有一些剪不断、理还乱,久久不能忘怀的选择让我遗憾,假如生命能够重新来过,我又该怎样?

                                        2007、6、30
                                        2019、12、26校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