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光深处,我缱绻了一个冬季。

顺势撬开一块寒冰,低头凝视那张蓬头垢面的模样,阴郁的眼神,没精打采的低垂着那双看起来还算清醒的眼睛。这是哪个来自遥远宇宙的外星人吗?还是刚刚结束冬眠的北极熊?

   我们北极熊主要分布于整个北冰洋及其岛屿、亚洲和美洲大陆与其相邻的沿岸,也就是说,几乎北极的所有地方,甚至在北极中心,都能见到北极熊。

我们北极熊的诞生地,大部分是在斯匹次卑尔根群岛的东部、格陵兰的东北和西部、加拿大北极群岛的东部岛屿、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特别是弗兰格尔岛。北极地区的斯匹次卑尔根群岛,一年四季都有我们出没的身影。不过在严冬季节则很少见到。冬季,我们一般在雪窝里休眠,直到来年春季二、三月才出来活动。三、四、五这几个月,活动频繁。


也许你会问我们北极熊吃什么呢?

我们是食肉性动物,主食海豹、鸟卵、幼海象、各种海生动物以及搁浅的鲸的腐肉等。在某些地区的食物也包括植物,甚至居民点的垃圾。在浮冰上,我们北极熊常以惊人的耐力整天地守在海豹的冰洞旁等候海豹露头换气,它和雪堆一样一动不动,并会把它那黑鼻子用熊掌遮住,只要海豹豹稍一露头,便能立刻将海豹捉住。

我们的嗅觉器官相当敏感,敏锐的鼻子能在约3千米以外闻到烧海豹脂肪发出的气味。常常偷偷地溜到北极科学站的营地中去,有时甚至进入了帐篷内或跑到厨房和仓库中去翻寻食物。有时我们对科学站上人们的活动感兴趣,常跟在后面或躺在远处,观看人们的工作。而北极的土著居民和科学家却从不敢对北极熊掉以轻心,因为成年北极熊有能力轻易地杀死一个成年人,北极地区个别同伴吃人的报道也是屡见不鲜。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这会的我刚刚冬眠醒来。我舔了舔不再冰冷的嘴唇,迫不及待的冲进寒流洗刷过的天蓝色海洋里。那种冰凉的感觉打通了全身的血脉,任海水恣意的亲吻着我的每寸慵懒的肌肤,丝滑的感觉就像跳进了香甜的奶油里,打着滚,无拘无束的舒展开四肢,享受那份幸福的滋味。又像身裹着一块柔美的丝绸,悄悄进入梦乡。



  忽然,在一块漂浮的冰山上,我看见了一个雪白的身影。她的脑袋上布满血迹,四肢紧紧的抓住摇摆不定的冰块,微微张开的嘴巴,发出了微弱的呼救声,这是我们同类的语言。

我飞快的朝她游去,生怕她转眼间被浪花所吞没。我拼命的展开了最后的冲刺,看着那块透明的庞然大物即将翻沉。我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我们俩都掉入了冰冷的海洋里,她的身体太虚弱了,体温慢慢褪去。微微闭合的眼神多么让人心疼,雪白的毛发充满了女性的妩媚。我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身体,努力的在缥缈无极的大海里寻找可以救命的稻草。
  

我们就这样一直随着海浪的冲击,慢慢的顺流而下,我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该如何面对死亡的降临?还有这个不知姓名的伙伴。

  我想起了妈妈曾经说过的话,北极熊一生注定是孤独的。可是我才刚刚长大成人,还没有经历过人生的酸甜苦辣,还没有享受到纯洁美丽的爱情,也没有看到那个和我一起步入婚姻殿堂的爱人。我怎么可以这么死去,怎么可以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俩的身体都变得僵硬了,我感觉自己的手已经变得不听使唤了,怎么办,老天,救救我吧!我不要这样死去,老天,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再多待一分钟也好,救救我吧……
一块坚硬的东西刺破了我的额头,我睁大了眼睛,原来是上游冲下来的冰块,很平整的表面,就像是一面雪白的镜面,闪闪发光。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她推到了冰块上。这样一来,几乎消耗了我所有的力气,我用身体支撑着这块不算结实的冰块,随时都有可能沉没的危险,也许这就是上天赐给我的救命稻草吧。
  蔚蓝的海面,像一位沉睡的老人,他轻轻的打着呼噜,仿佛浪花溅起的水珠,让人忍不住想到了另一个自己,那个仍然做着美梦的自己,丝毫没有感知这个世界的能力,只有听天由命,等待着再一次死亡的将临……
时光渐行渐远,我已经没有了直觉,最后醒来时,已经在一个搁浅的海湾处。我身上的水珠还结着厚厚的冰。我仰望着浩瀚的星空,是什么替我寻找到了生命的果实,在一次次的与死亡擦肩而过。




一张美丽的面孔,在静静地注视着我。我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我仿佛听到了她的心跳声,我才意识到她在用自己的体温帮我驱逐严寒,她的身体异常虚弱,轻轻的喘着气。还一个劲用自己温暖的双手替我按摩穴位,生怕我在这寒冷的冬季,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你好,我亲爱的朋友,谢谢你救了我。”她温柔的声音多像寒夜里盛开的腊梅,泛着淡淡的清香,让我冰冷的身躯瞬间燃起了一团火,我感到自己的血液在身体里快速的流淌。
  我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感觉到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卡住了,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一阵清醒,一阵昏迷,时而漂浮在美丽的云朵,时而坠入万丈深渊。
  又过了很长时间,我看到了一个黑洞,有个可怕的怪物正在把我往黑洞里拼命的拖,我努力的想挣脱他的魔爪,可是我没有了力气。我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挣脱了他铁鉗似的手臂。恐惧中我睁开了双眼,原来刚才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我慢慢的爬了起来,用力的抖了抖身上的水珠,仿佛要褪去所有的疲惫,作为这方圣土的守候者,我已经习惯了将所有的悲伤一个人悄悄的吞咽下去,迎接更多的挑战。
  我像往常一样,开始巡视自己的王国,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我终于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家。开始觉得饥肠辘辘,好几天没有吃到美味了。
  她还是那个可爱的女生,嘴里衔着很多的食物,她笑吟吟的来到我的身边。这些话全是我爱吃的东西,我狼吞虎咽的吃了个精光。
她拉起我的手,我们俩一起来到了广场,这儿是我一个人跳探戈的地方,现在的广场怎么看上去这么动人,冰面上闪烁着霓虹灯,洋流中漂浮的巨大冰山,像一位巨人的脸庞,他在为我祝福,为我拍手。这是多么美妙的时刻,太高兴了,我亲爱的伙伴,来吧。我们俩的舞会现在开始了。



  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我们俩的恋爱开始了。她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好姑娘,白天我们一起出去捕猎食物。

看天空中美丽的晚霞,看那些棉花似的雪白的云彩。吃饱了,我们俩跳入蔚蓝的海洋里,互相追逐,切磋捕食猎物的本领。

玩累了,躺在柔软的沙滩上,晒晒太阳,享受着幸运女神的礼物,我们饱尝爱情的甜蜜。她用舌头舔着我的脸颊,怜惜的亲吻着我的眼睛,我紧紧的抱着她入眠。
春天的北极,不再是冰天雪地。因为有她的温暖,我的世界一片阳光明媚。
我们的宝宝出生了,两个女儿。长的和她妈妈一模一样。雪白的身体就像两个圆滚的雪球。我们经常带她们出去散步,一起玩耍。
我负责出去找食物,她负责照顾孩子。她温柔的爱抚着我们的宝宝,甜甜的微笑着,孩子们太调皮了,简直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从来也不生气,任她们骑在我们的身上,头上,用自己娇滴滴的小手撕扯着我们的皮肤,我们只是微笑着,疼惜着她们的顽皮,爱护着她们的生命。



  有一天,两个可怕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他们拿着枪,穿着厚厚的棉衣,戴着帽子,围巾遮住了他们的脸。

根本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据我的推测,他们是来捕猎北极熊的,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可怕的夜晚,一群人拿着很多的火把,用枪打伤了爸爸妈妈的脑袋。妈妈为了我的安全,把我藏在了一个冰窟窿里,最后把敌人引开了。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我的父母。也许他们已经早已不在人世了。

  为了不被他们发现,我悄悄的回到了家里,把这事告诉了她。

她听到后很震惊,一种从未有过的悲伤在她的眼珠子里打转。

她喃喃的说:“一定是他们,我被他们抓走后,在渔船上,我挣脱了所有的绳索,跳进了大海,最后被你救了下来,这次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他们只知道我,还不知道有你和孩子,这次,你一定要保护好孩子,无论遇到什么危险,千万别出来,知道吗?我死了没关系,只要你和孩子安全,我就心满意足了。”


她的眼睛红红的,泪水刷刷的打湿了我的胸膛,我紧紧的抱住了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我的身上,父母为了我而死,我的爱人更是为了我……,我坚决不同意她的做法。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我是个男人,怎么可以让你去冒险了,不行,绝对不行,你别怕,有我了,我去引开他们的视线,你趁机和孩子们逃走,逃的越远越好。”

 

她生气了,开始咆哮起来,大声的骂我,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会这样。


“如果你出去的话,他们肯定会把我们都抓走的知道吗,你不能暴露,万一被他们发现了

孩子们就没命了,知道吗?”

外面想起了沉重的铁链声,他们一定发现了我们的洞穴,我们都屏住了呼吸。有人用手电筒对着我们的洞穴,开始搜索。
她挣开了我的怀抱,满脸的泪水,狠狠的亲吻着我的嘴唇,她又亲吻着熟睡的宝宝。一眨眼,她冲出了洞穴,永远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抱紧了怀中可怜的宝宝,我们的脑袋紧紧的挨在一起。只听见外面歇斯底里嚎叫声,那些魔鬼好像发现了世间珍宝,他们一定在追赶着我可怜的爱人,她不知将要忍受怎样不堪的命运。

他们的脚步越来越远,聒噪声越来越远,直到我听不见了自己的心跳。我的心彻底碎了,就像被一点点撕碎的纸片,在空中飞舞,在半空摇曳,我可怜的爱人……我恨自己没用,我痛恨这个惨无人道的人类世界。
正是他们的贪婪,无休止的杀戮,害的我们家破人亡,害的我们夫妻阴阳两隔。我感到天昏地暗……不知怎样面对这样支离破碎的结局,这种生不如死的煎熬。

第二天,我浑身无力,酥软的四肢,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活下去的勇气。

突然,两个圆圆的脑袋,舔着我泪水婆娑的脸颊,睁着一对可怜巴巴的眼睛,在四处张望,寻找妈妈的身影。她们的身体那么虚弱,连路都走不稳,一不小心都会栽跟头。

  这两个可怜的家伙,可能是饿了,她们俩用圆圆的脑袋抵着我的胸脯,寻找奶水。我一动不动的躺着,没有力气睁开双眼,没有勇气再看看这个不再美丽的世界。
一切都是灰色的,除了我的血液,一切都是苍白的,除了我那颗仍然还在跳动的心。
  我来到了海边,眺望着远方,心已经冰凉,泪水已经干涸。
我注定是一个孤独的灵魂,没有了思想没有了期盼,没有了对这片土地的敬仰。
   人类该如何承担他们犯下的罪孽?

从小到大,他们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用沾满血淋淋的双手,不知带走了我的多少同类?

我一直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猎杀北极熊?

我们北极熊是人们在北极地区的一种主要猎捕对象,仅用枪就可以将我们置于死地。因纽特(爱斯基摩)人用狗和火枪更是可以轻易地杀死成年的北极熊。
由于被商业性的狂杀滥捕,其数量已经大大减少。现在,环北极国家设置保护区,制定了相应的法律保护北极熊不被过量捕杀,只有因纽特(爱斯基摩)猎人每人每年可以捕杀一只北极熊。
  我最恨这些讨厌的家伙,我的父母和妻子都是被这些强盗杀死的。

因为我们北极熊浑身都是宝,毛皮价格昂贵,一张熊皮的价格就卖几千美元,用熊皮制成的地毯,是最昂贵、最豪华的装饰品。
在北极,熊皮是当地居民的常用物品。在挪威,活捉的北极熊是献给国王和王后的贡品。生气功勃的北极熊,特别是幼熊,在动物园和马戏团总是受人欢迎的。我们的肉很鲜美,但肝脏因含有过量的维生素A,却是有毒的。
为了逃避这些坏人再来伤害我的家人。
有一天,我决定带着我的女儿远走他乡,在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安居乐业。
也许这才是我对死去的亲人最好的报答。
 
 

图片来自网络
文字作者原创
 
(借此文呼吁社会各界人士一定要保护动物们,因为它们和我们人类一样,也有妻子儿女,也有自己温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