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千字文》由南朝梁武帝构思发起,御前才俊周兴嗣等苦思创作,皇室王孙诵读启蒙。这是《千字文》的出身,不愧是帝王级启蒙书!

千字文学习分享笔记

作者:胡东力

始制文字 (shǐ zhì wén zì)

乃服衣裳 (nǎi fú yī cháng)。

译文:黄帝时期,文字与衣冠的开创,标志着华夏文明的开端。

黄帝:少典之子(少典:古氏族名),姓公孙,居轩辕之丘,故号轩辕氏。又居姬水,因改姓姬。国于有熊,故亦称有熊氏。(《辞源》)

《国语.晋语》曰:“黄帝以姬水(今陕甘的渭、湟之间)成,炎帝以姜水(经岐山、扶风、武功入渭之岐水)成,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黄帝以姬为姓,炎帝以姜为姓,是周代姬、姜两族的远祖。
大家看“封神榜”时还记得周文王叫“姬昌”、周武王叫“姬发”吧?

是的,姬姓建立了周王朝,所以在周王朝统治的数百年间,姬姓所开创的文明代表了当时的正统,上古时期的医药、桑蚕、制衣、文字、历法等等重大开创,都归功于以黄帝及其大臣为代表的姬姓远祖。其实,原始农业、医药、文字等等发明并非姬姓黄帝一族之功,例如,考古发现,浙江余姚河姆渡出土的距今七千年的先民遗物中,就有人工培植的水稻、舟楫、纺织物等,说明长江流域同黄河流域一样,也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随着历史发展,炎黄两族不断壮大,和中华大地其他氏族逐渐融合成统一民族,所以中华儿女也被称作炎黄子孙。

黄帝时期是中华民族“始制文字”、“乃服衣裳”,进入文明时代的开创时期。

“仓颉造字”,标志着文明时代的来临。据说仓颉是黄帝的史官,中国文字的始祖。古籍中称仓颉“龙颜四目,生有睿德”。他搜集、整理流传在先民中的象形文字符号,呕心沥血数十载,“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文字”。
嫘(léi)祖:是黄帝的正妃,西陵氏之女,发明蚕桑丝织,所以有“嫘祖始蚕”的说法。
唐代著名韬略家赵蕤所题《嫘祖圣地碑文》称嫘祖:“首创种桑养蚕之法,抽丝编绢之术;谏诤黄帝,旨定农桑,法制衣裳;兴嫁娶,尚礼仪,架宫室;奠国基,统一中原。弼政之功,殁(音墓,死的意思)世不忘。是以尊为先蚕(先蚕:教民育蚕之神)。”

从周朝开始,王后主祭先蚕,以后历代封建王朝皆由皇后主祭先蚕。

我国自周朝始,就确立了“天子亲耕南郊,皇后亲蚕北郊”的国家祀典,以鼓励天下勤于耕织。自古有识之士皆知勤俭耕织是兴国之本,奢靡放逸乃亡国之道!说到这里,想起《国语.鲁语》中有一则非常著名的典故“敬姜论劳逸”,把我们中华民族崇尚勤俭的道理说得很透彻!
敬姜是鲁国主持朝政的正卿季康子的叔祖母,丈夫和儿子都是鲁国大夫,典型的贵妇人,却能始终保持勤俭。有一天,儿子公父文伯退朝回家,看到母亲正在纺麻,说:“像我这样的家庭,母亲还要纺麻,恐怕会让季孙氏责怪我不能奉养母亲啊!”

敬姜叹道:“鲁国是要亡了吧!让你这么不懂事的孩子当官,却不知为官的道理!坐下!听我告诉你!”公父文伯见母亲如此严肃,诚惶诚恐,坐下认真听教。

敬姜告诉公父文伯:“……夫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沃土之民不材,淫也。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译文:老百姓要勤劳才会思考,思考才能通达生活的智慧;放逸会导致奢靡享乐,奢靡享乐就会忘记美好的品行;忘记了美好的品行,邪念就会丛生。生活安逸的百姓多半不贤达,是因为放逸享乐的缘故。知忧患的百姓,没有不努力追求道义的,是因为他们有勤劳向善之心。)……”
王后亲织玄紞(dǎn)(一种黑色丝线,用以悬瑱),公侯之夫人,加之纮(hóng)(系冠冕的带子)、綖(yán)(覆在冠冕上的布)卿之内子为大带,命妇成祭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自庶士以下,皆衣其夫。(译文:王后要亲自编织冠冕上用来系瑱的黑色丝带,公侯的夫人除了编织系瑱丝带外,还要编织系冠冕的带子和覆在冠冕上的布。卿的正妻要做腰带,大夫的妻子要做祭祀服装。各种士人的妻子,还要做朝服。普通百姓的妻子,都要给丈夫做衣服穿。)……”

“自上以下,谁敢淫心舍力!(译文:自上而下,谁敢放逸不尽力!)”
今我寡也,尔又在下位,朝夕处事,犹恐忘先人之业。况有怠惰,其何以避辟?吾冀而朝夕修我,曰:‘必无废先人。’尔今曰:‘胡不自安?’以是承君之官,余惧穆伯之绝祀也?(译文:如今我成了寡妇,你做官又处在下位,就是早晚勤勉,还担心会丢弃祖宗的基业。倘若懈怠懒惰,那怎么躲避得了罪责呢?我原本希望你能早晚提醒我说:‘一定不要废弃先人的传统。’你现在却说:‘为什么不自图安逸?’以你这样的态度承担君王的官职,我恐怕你亡父穆伯的祭祀要断绝了!”)”

孔子听说这番言论后非常敬佩,要他的弟子们都记住这些话。

胡曹:为黄帝臣,始作衣裳。《吕氏春秋》载:“ 胡曹作衣。”《淮南子》亦载:“ 胡曹为衣。”胡曹很有作衣的才能。

胡东力书法

春江阁主胡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