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伊步


和她分手十年,刚刚算了一下,到明天下午五点,就刚好十年。如果说时间可以忘记一个人,那么此时的我,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前半生。

 

人生的每个十年,都像文章里的一个句号,对一般人而言,都换行了,对重情的人,他会等下一个句号出现,或者再下一个,直到这个段落再写不出内容,才会开始新篇章,展望未来,认真工作,牵着儿女温暖的小手,步入阳光。

 

那个点,对宇宙而言,只是时间,但对于我,是人生的转折。有人说,一个人忘记一个人的过程是这样的,他会先忘记脸,然后听不到声音,最后是看不到这个人的颜色。所以,我现在只记得颜色,满街的银杏树叶在那天黄了,像变魔术一样诡异,黄得很美,很干净,铺天盖地,整条街都泡在金色的夕阳里,夕阳成了碎片,被风吹起,又被引力拉下,被往来的汽车卷走,又被新的填满。

 

以至于很多年,我都开同一个玩笑,我说那天全世界都黄了,爱怎么能不黄。这十年,我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也不觉得很快,一部分原因是朋友狗叫总催我,你快结婚吧,和倩已经谈了两年了……三年了……四年了……五年了!好像我的终身大事,能决定这小子命运似的,赶着在我这里投胎。

 

狗叫是他的绰号,真名叫荀觉,读书时不认字,所有人都把荀(xún)念成狗,后来叫着叫着,就成了狗叫,其实那个觉,也念第二声。不知道他爸当初怎么给他起的名字,可能真的希望他有觉悟,但又不能改姓,也可能他妈死得早,没母爱,所以一心让我也早点结婚。

 

我对她的记忆,如果轻轻拨开那一片挡在最前面的树丛,好像真的只剩下了人潮涌过来,至于淹没了什么,真的看不清了,只知道,有一个人进去,在偌大的广场里,鬼一样消失了。

 

再没出来。

 

昨晚,女儿玩手机时,不知道点了哪里,打开了网易云音乐,一下跳出一首歌《可惜没如果》,林夕的词,我把手机拿过来,单曲循环,这首歌以前是我的最爱,常听,倩总嫌烦,老问我你难道听不腻吗?

 

最近我喜欢看评论,一看就看很久,看那些人写什么,大多很有意思,非常搞笑,有些很伤感,我觉得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而我又是一个写故事的人。

 

我往下翻,翻了大概10页,忽然看到一个很熟悉的ID,她以前的QQ名就叫"银杏果壳",说银杏果有毒,要少吃,银杏果很软,但那层坚硬的壳易碎。

 

我想应该不是她吧,哪有这种巧合,看了看日期,竟然是八年前写的,八年前……

 

那个ID写了很长一段话,说这是她最后一次登上来听这首歌了,每次听,都让她想起以前一个人,但很可惜,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打开这个软件。明天一早,她就要做手术,医生要切除她脑子里的一个肿瘤,同时也要切掉一部分脑组织,死亡率在50%。所以她不知道,手术后,还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可能就从此失忆了……

 

那个ID写了一段又一段,应该是留言限制了字数,很多人点赞,告诉她坚强,勇敢之类的话,最后一段她说:"真想把美好的记忆,都用坚硬的脑壳包好,裹得暖暖的,牢牢的,但就算这个愿望,也很难实现了,明天就有一把手术刀,会慢慢切开它,真害怕醒来后,记忆就全没了,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回忆,那会多冰冷,绝望啊,我不要这样的世界,所以,我做了决定,把记忆拿出来,放在这里,放这首歌的下面,他如果看到,就替我保存吧……

 

那天,离开他什么也没说,他一定觉得我很无情,但这样才是让一个人,忘掉一个人最快的方式。我在他生命里,画上的是句号,这样他就能开始新的篇章,但句号也在我生命里画上了,结束了我的前半生,或者说,我的一生。他一定不知道我在人群里,一直没有离开,那天人真的好多好多,有几次,真想冲出去再抱住他,用尽全力,告诉他我没勇气面对病魔,告诉他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告诉他求他陪我走到底吧……我害怕。

 

所有的话,都变成了眼泪,我哭了很久,喘着粗气,像疯了一样,碎了一样,后来人群渐渐散了,有个警察走过来,问我,你没事吧,我猛一抬头,知道吗,我多希望那个人,是你。

 

医生说我有50%的生存希望,但不失忆的几率,只有5%。如果手术成功了,我的记忆还在,我会再来把这段话删掉,一定不要让他看到,我曾经在那样一刻,在这个世界里这么狼狈,这么丑。"

 

文字到这里就结束了。她最后一段话,有一万多个点赞,无数人在下面写了同样的话:"你的记忆,我帮你保存了。"

 

"帮你保存在我的小脑里了,不会有人知道。"

 

"我帮你保存在我的右脑,左上角,请随时来取。"

 

"帮你保存在我的眼球后面,原谅我是个瞎子。这段话是朋友帮我读的,也是朋友帮我写的。"

 

"帮你保存在我的天灵盖上,那是我秃顶的地方,最坚硬无比。"

 

…………

…………

 

好多好多留言,成千上万,密密麻麻。我恍然间听到她的声音,在人群里大喊,告诉我她没勇气面对病魔,告诉我她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告诉我求我陪她走到生命的最后……她害怕。

 

真的是她吗

 

她还在里面…

 

周末,牵着五岁大的女儿,去商场买玩具,商场里好多人,忽然又有点晃神,如果这是我和她的孩子,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可能还会再大点,但至少会念诗,唱歌了……手里的小天使,忽然甩开我的手,跑到人群里,但马上发现找不到我了,用她很弱的声音在找"爸爸?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我眼泪刷一下流了出来,蹲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

 

小姑娘听到声音,从人群里出来,轻轻吻了下我的脸,说爸爸不要哭,然后用她温暖的小手,抱住我,很慢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


写这篇微小说的灵感,来自网易云音乐每首歌下面的留言,里面的真情实感,有时让音乐变得更丰满。我幻想那些人经历的分别,缅怀,告白,还有鼓励,每个都能成为很好的故事。东方人性格内敛,很多话是我们从未对人说出口的,只能永远存为记忆,或者,做别的选择,把它放在某个地方,刻在树上,写在墙上,折进书里,不都是我们常做得事么。